原油知識庫

地緣政治風險對原油價格產生何種影響



產油國集中在世界火藥庫地區


近年來,造成原油價格產生鉅變的要素之一,就是中東與北非的政局不穩以及恐怖活動等地緣性政治風險因素。全世界名列前茅的產油國家都集中在被世人稱作世界火藥庫的區域,因此也總會有潛在的風險存在。

自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以後,曾經發生四次中東戰爭,再加上現在仍然在持續的巴勒斯坦問題等,猶太人與阿拉伯人之間的對立就是這種風險的根本,這是無庸置疑的。

但是,相關的風險還不只如此而已,伊斯蘭教的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宗教對立、部分貴族與平民之間的貧富差異擴大、極端的女性歧視、原教旨主義的法律體系、部分獨裁者的崛起,再加上庫德族與其他民族之間的紛爭等等,風險的成因有各式各樣的來源。


地緣性政治風險與過去的原油價格變動


以下舉例說明過去中東或北非地緣性政治風險造成紐約WTI原油價格大幅變動的狀況,在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造成波灣危機發生的時候,油價就在9月暴漲到超過40美元。但是在戰爭開始的1991年1月,油價卻又崩盤到了18.00美元。

2003年2月,由於伊拉克再度入侵的疑慮,油價再度上漲到40美元左右,但是在實際發生戰爭的3月,油價卻下跌到了26.30美元。

在2008年初,土耳其軍隊在伊拉克北部基爾庫克油田所在的庫德族自治區發動空襲,加上奈及利亞紛爭等因素,造成油價突破100美元大關。此後又因為伊朗飛彈試射造成伊朗與以色列的關係緊張,使得油價在2008年7月達到了147.27美元的史上最高紀錄。

還有,不只是戰爭或發生戰爭的疑慮會影響油價,中東以及北非等地恐怖活動的常態化也是不容忽視的因素。2001年9月發生在美國的同時多處恐怖活動引發了多國聯軍進攻阿富汗以後,這個問題就變得益發顯著。

2010年12月,以突尼西亞暴動為開端的一連串「阿拉伯之春」事件,使得油價在2011年2月雷曼兄弟破產金融海嘯(2008年)之後首次達到100美元以上,並在5月寫下114.83美元的高價紀錄。

在這一系列事件中,埃及的穆巴拉克總統以及利比亞的格達費上校都被推翻,可以說是在民主化的基礎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這並不表示改革有所進展,失業、治安、經濟等問題依然存在,也與武裝勢力的擴張有一定程度的相關性。

而這也連結到發生在2013年1月,造成日本國民犠牲的阿爾及利亞恐怖活動。另外,雖然敘利亞並非產油國家,但也一樣發生了意圖推翻阿塞德總統的反政府運動,其後戰況陷入膠著的內戰目前也仍在持續之中。


地緣性政治風險造成布蘭特原油價格上漲


由於中東與北非的地緣性政治風險已經常態化,可以把WTI原油與北海布蘭特原油的價差逆轉當作是油價忠實反映政治風險的例證。

原先,相較於布蘭特原油來說,平均API度較高而屬於輕質原油的WTI原油價格應該是要比較具有價格優勢的,事實上這也是長年以來的一種「常識」。然而,在2007年以後,這種常識就逐漸失去了通用性,隨著「阿拉伯之春」進展,布蘭特原油價格高於WTI原油的現象在2021年8月以後就變成了一種常態。

布蘭特原油與WTI原油

當然,布蘭特原油本身的供應量降低也是一個因素,但其中也包含了因為地緣性政治風險而使非洲產原油的供應常態性不夠穩定的影響。這是因為非洲產原油的交易是與布蘭特原油彼此連結的。也就是說中東與北非的地緣性政治風險對於布蘭特原油的影響在WTI原油之上。

透過100倍槓桿的CFD差價合約投資原油

原油

原油是市場上熱門投資商品之一。作為不可再生資源之一,油價變動影響著全球多個投資市場。對於投資者而言,目前可以選擇原油投資的標的包括原油CFD、原油期貨、原油ETF等。 其中OANDA提供槓桿高達100倍的美國原油(WTI)與布蘭特原油(Brent)的“差價合約(C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