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知識庫

日本為何被稱為“黃金之國Zipangu”?


“Zipangu”一詞,於義大利冒險家馬可波羅的《東方見聞錄》中首次登場。他本人雖未踏上日本國土,但依據傳聞,記載了以平安時代末期的中尊寺金色堂為原型的相關故事。“Zipangu”是英語“Japan”的詞源。

日本的黃金需求始於彌生時代,增于平安時代


先對日本黃金史做個回顧吧!日本使用黃金可追溯至彌生時代,從遺跡中出土,但不像埃及那樣大規模採集,用途也不明顯。繼彌生時代之後的古墳時代,黃金在日本歷史上開始嶄露頭角,發現了鍍金馬具及刀劍等。幾乎都為鍍金,罕有純金製品,可見當時黃金採集量應該很少。

黃金首次出現於日本文獻是在《日本書紀》中,通過該書,可洞察到西元600年至700年間國家開始關注金礦資源。8世紀中葉有過這樣一段軼聞,建造東大寺大佛需要大量金箔,陸奧國的工匠披星戴月生產黃金,當時的聖武天皇為其感動,特地更改年號。從彼時起,借助由朝鮮半島跋涉而來的工匠的技術,日本正式開始生產黃金。

邁入平安時代,《今昔物語》中描述了去佐渡掘金的故事,當時黃金需求應該已經頗具規模。平安時代末期,奧州藤原氏在平泉建造中尊寺金色堂,當年奧州是產金名地。雖說只是傳聞,但同時代的馬可波羅將日本稱為“Zipangu(黃金之國)”,並非無的放矢。

戰國大名爭相開發黃金礦山

室町時代,北山文化的象徵京都鹿苑寺的金閣(通稱金閣寺)建成。進入戰國時代,戰國大名們不約而同在日本各地大舉開發金礦。當時,不僅佐渡,石見大森,但馬生野、三河鳴子、越後上田、越中松倉、駿河海島、富士、伊豆土肥、信濃川上、甲斐黑川山、攝津多田、能登寶達、飛驒茂住、出羽院內、阿仁、荒川、陸中白根等地金礦開發如火如荼。戰國大名為確保財力,孤注一擲開發金礦。

甲斐武田信玄之所以強大,有賴於甲斐信濃盛產黃金。即便如今,山梨縣仍然留存著許多信玄的金山遺址。據說武田氏還是日本製造金幣第一人。覆滅武田氏後,織田信長繼承了金山。當年安土城大張旗鼓使用金飾,從遠處即可眺望到金箔瓦片閃閃發光。此後,豐臣秀吉一統天下,變本加厲地聚斂黃金,他鑄造的黃金茶室以及天正大判(大金幣)充分體現了安土桃山時代絢爛豪華的風格。

現在只有菱刈礦山仍在運轉


江戶時代,在德川幕府的領地佐渡(新瀉縣)、串木野(鹿兒島縣)、土肥(靜岡縣)等地大規模開發黃金礦山。尤其僅靠佐渡出產的金銀便可維持德川幕府的財政,不僅國內甚至出口往歐洲,為歐洲的銀幣做出巨大貢獻。產金技術方面,在葡萄牙傳教士的指導下,利用水銀即汞合金法來冶煉。但是,以元祿年代為界,黃金產量逐漸減少。五代將軍德川綱吉年代,重新鑄造小判(小金幣),削減其中的黃金含量,以此增加貨幣流通,結果導致通貨膨脹,物價上漲,民眾苦不堪言。

明治政府成立的同時,積極開發經營礦山,鞏固新的國家資本儲備。可惜無力回天,各大金礦皆已枯竭殆盡。現只有位於鹿兒島縣的住友金屬旗下的菱刈礦山仍在運轉。

近年來,日本金礦年產量維持在8噸左右,幾乎來自菱刈礦山。但日本整體的黃金生產,並非只限於金礦。比起金礦,作為銅礦石副產物的黃金生產占壓倒性多數。住友金屬礦山、三菱綜合材料、DOWA、PPC等日本冶煉公司,主要從銅礦石中提取黃金製成金條,實際產量比金礦要高好幾番。

該板塊內容取材自池水雄一先生著的《黃金投資的新課本》中的部分內容,我們在原著基礎上對部分內容進行了適當改編。

透過CFD差價合約來進行黃金投資

黃金

黃金是市場上相當熱門的商品之一,除了本身具備商品性、貨幣性和保值性外,同時也是資產的一種,對投資者而言,目前可以選擇黃金投資的標的包括黃金CFD、黃金期貨、ETF黃金、實體黃金等。 其中OANDA提供的黃金交易管道為“黃金差價合約(CFD)”。